融眾網
登錄    注冊
公司新聞

[行業]保持初心,網貸前景可期

時間:2019-08-13    閱讀:1534 

2019年7月23日,中國人民銀行參事、調查統計司原司長盛松成先生撰文表示:強調網貸行業存在的社會價值、重提網貸行業的發展初心、認為P2P行業重塑生態后前景可期。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盛松成第一次為網貸行業發出正能量的聲音。作為中國人民銀行原調查統計司司長,現中國人民銀行參事,盛松成先生曾多次在公開場合提到網貸行業,并肯定網貸行業存在的價值,為行業發展定調。

2018年8月,盛松成先生力挺網貸,發文稱:“P2P不會消亡,將合規健康發展”,呼吁公眾和市場正確看待P2P行業,詳細闡述了P2P的發展初心以及P2P的優勢。此番在暴雷潮時期正向發聲,很大程度表現了監管層對P2P網貸行業的態度:不會全盤否定,支持合規平臺做實、做大、做強! 為行業注入了一針強心劑,為投資人吃了一顆定心丸。

2019年1月,在經過全國范圍內的自律檢查后,盛松成表示:“網貸行業并未就此而消亡,得益于其在合規和轉型兩個層面的利好,近期兌付危機已明顯緩和,市場前景依舊廣闊”,并強調網貸行業的信息中介定位,認為網貸行業在解決信息不對稱問題、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等層面將大有可為。再次鼓舞了平臺踏實做業務、全力服務實體經濟的信心。

作為網貸行業的參與者,我們應該感謝盛司長三番五次在網貸行業遭受公眾質疑的時候,對P2P給予肯定和支持,也深刻體會到在當前階段,我們需要這樣能夠激發用戶對行業重建信心的言論。

◆合規發展平臺亟待多方認可

P2P網貸在中國發展十年有余,是國家大力推進普惠金融最直接的渠道。行業很大程度規范了民間借貸市場,同時對傳統金融起到了極大補充作用。雖然在發展過程中走了一些彎路,但還是在各級監管部門引導下逐漸步入正軌。

2016年8月起,《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發布以來,網貸行業各地累計發布政策上百份,對于很多意欲合規備案的平臺而言。至少要整改三輪以上,整改材料少則數千頁,整改成本少則上百萬元。

實際上,網貸行業合規歷程中所經歷的關卡,遠比這些數據看上去更艱難。

第一關:銀行存管的入局和退場

時至2017年2月23日,銀監會發布《網絡借貸資金存管業務指引》,該指引作為《暫行辦法》的補充文件,明確規定P2P平臺的資金應由什么樣的銀行存管?應該如何進行資金存管?“銀行存管”也成了P2P平臺合規備案的基礎門檻。

首次上線銀行存管需要平臺對業務數據進行標準化對接,開發對接銀行存管系統對平臺的技術團隊有著極高要求,保證平臺資金體系與銀行體系相一致,則至少要求平臺技術團隊水平比肩銀行,這也是為什么很多銀行存管體驗較好的平臺,通常都拿到了等保三級認證。另外,上線銀行存管也意味著平臺要每年支付給存管銀行各項服務費用,這對很多本就利潤空間較小的平臺來講,也是一項不小的資金壓力。

上線銀行存管后,平臺相對存管銀行而言是比較被動的,銀行一旦宣布退出存管業務,對行業及各平臺整體業務也有一定沖擊。

第二關:嚴苛的資質證件

等保三級認證、ICP經營許可證與銀行存管并稱為P2P平臺三大資質。

既然屬于銀保監會監管,要求P2P平臺技術安全性、經營資質、資金安全性達到銀行級別尚可理解。在自查與行政核查工作中,等保三級認證與與銀行存管都是重要驗收項,ICP經營許可證的被提及的頻次則相對較少。

ICP經營許可證、等保三級認證的獲取難度并不比銀行存管更低,兩項資質申請門檻都比較高,辦理難度也較大。

P2P平臺獲得ICP經營許可證的真正難度在于,雖然ICP經營許可證是由各地通信管理部門核發,但是互聯網金融類網站申請ICP經營許可時,會和其他類網站不太一樣:網貸機構在申請ICP經營許可證之前,需要獲取到金融監管部門出具的批文,但金融監管部門出具批文也有流程,不能隨意出具。此外,由于各地情況不太一樣,因此,在地區的監管要求、備案流程及辦理時限均存在較大差異。比如,在工商注冊登記過程中,有的地方會要求公司營業范圍必須標注“網絡借貸信息中介”字樣;比如,在銀行存管方面,有的地方會要求銀行存管屬地化;再比如,有的地方會要求網貸機構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必須符合相關從業資質。

由于條件限制,例如監管部門批文、營業范圍包含“網絡借貸信息中介”等幾乎無法實現,因此當前的ICP經營許可證對P2P平臺基本處于停發狀態。這也是為何僅有不足20%的平臺獲得ICP經營許可證。

等保三級認證全程信息系統安全保護認證三級,是非銀金融機構的最高安全等級,也是對平臺資金和技術實力的一場大考。根據《信息系統安全等級保護基本要求》,網貸平臺只有在完成定級、備案、安全建設和整改、信息安全等級測評、信息安全檢查等嚴格的審查工作后,才能獲得等保三級認證。

第三關:密集的自查核查

從流程上來看,以北京地區為代表的P2P行業檢查大致有三輪:平臺自查、現場檢查、行政核查。每一輪檢查都會對平臺的運營及整改情況進行由表及里的深度剖析。

據多個已經完整的完成三輪檢查的平臺工作人員反饋,整個整改驗收過程比業內主流媒體報道的更加復雜,例如在平臺自查環節中,除了要求平臺對照九大項一百多條細則逐一整改并出具自查報告外,還需要專業的律師事務所和會計師事務所出具合規報告。

除了這些固定的整改流程,還會經常出現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數據對接、平臺規模“三降”這樣的附加監管項。

以數據對接為例,互金整治領導小組和網貸整治領導小組在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座談會上表示要加大數據監測監督工作力度。據了解,目前接入實時數據對接的平臺尚不足在運營平臺的二成。

之所以數據對接的平臺數量較少,主要有兩方面原因:

一是平臺業務標準化程度不同,標準化程度高的平臺數據對接難度就會相對低一些,目前業內各類平臺業務模式多種多樣,業務數據差異性大,在對接起來難度存在差異;

二是平臺透明度不同,但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要求平臺上傳全量業務及資金數據,并直接對接行業監管,對自身業務、資金問心無愧的平臺,在數據對接層面更為積極。

除此之外,自監管政策發布以來,平臺就需要向多部門不斷提交各項材料,一家存量過億的平臺,在近一年內向各部門提交的材料通常會達到上萬頁,恐怕少有哪個行業所面臨的嚴監管周期如此之長,承受的輿論、政策壓力如此之大。

當然,這一系列的監管措施及平臺整改的艱難付出是有成果的:2016年8月行業在運營平臺達3000家,而目前健康運營的平臺已經縮減至600家,超過80%的非健康平臺風險已經平穩釋放,監管驗收的目標基本實現,對于行業長治久安起到很大作用。

但是,風險平臺的出清對于行業用戶的信心毋庸置疑的產生了巨大打擊,每個人夢想著資產保值增值,懷著對行業的信任邁入P2P投資圈,這些信任卻隨著行業風險的緩解逐步瓦解。

用戶流失對良性合規發展的平臺是致命的,重新建立用戶信心同樣也是一個艱難而長期的工作,盛松成先生可以代表官方發聲為行業正名,肯定行業價值,對每一個穩健運營至今日的平臺都可以說是重大利好。當然,P2P網貸行業需要更多這樣的聲音,甚至需要更多像“監管試點”這樣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答案。

◆保持初心,合規平臺前景可期

根據盛松成先生7月23日撰文中的觀點,平臺需要找準在市場中的位置,明確P2P行業應當作為銀行業的主要補充,服務數億未被納入央行征信體系的三農、小微、次級信用用戶,堅持提供信息中介定位,最終可以在嚴監管中生存并迅速發展。

其實,目前還有不少平臺在恪守初心,兢兢業業打磨業務、盡心盡力鉆研風控,真正以“普惠金融”為出發點,做好傳統金融的補充工作。

保持初心的平臺不分規模大小,不分業務類型,它們幫助小微企業和個人走出融資困境,解決困擾在他們心頭的資金周轉問題,維持住小微企業主賴以生存的經濟來源;同時,也幫助銀行分擔了一部分壓力,對維持社會經濟穩定做出了不可忽視的貢獻。

當前,我國小微企業法人約2000萬家,個體工商戶6000余萬戶。僅商業銀行發放的小微企業貸款余額超過35萬億元,其中普惠型貸款近10萬億元。但由于企業個體規模小,數量眾多,營運資金壓力仍然較大,恰恰是保持初心的網貸平臺大有可為之地。

“保持初心”這短短的四個字,執行起來并不是那么輕易。有多少平臺在普惠金融這條路上動了歪心思,被利益蒙蔽,發假標、自融,大搞資本運作,傷了眾多投資人的心。但大家也不能忽略,仍然有一些平臺,頂著巨大的合規壓力,堅持自身信息中介的定位,做出借人和借款人的信息橋梁,壓縮利潤空間,只為了提供更優質的服務。

P2P行業發展至今,已經從累計6000余家下滑至當前的約600家,雖然數量上和規模上仍顯著高于市場容量和監管力量,但合規性等角度來看,曾經野蠻生長的網貸行業在監管下風險已經得到有效控制。在經過第三季度嚴格“三降”執行后,網貸行業的風險將會在年底進一步得到化解,“監管試點”的到來也不會遙遠。

正如盛司長所言,隨著金融科技的進一步發展,網貸平臺能夠獲得新的輕資產來源,合規平臺的前景將不可估量。

雖然目前行業仍處于風險整治的過程中,平臺仍在承受著外界的不認可、投資人的信任危機、以及監管帶來的巨大壓力,但在這樣的背景下,盛松成先生多次發表言論為P2P正名,對行業起到了極大的鼓舞作用,對行業里的每一個參與者來講,無疑是雪中送炭。

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

P2P行業的發展需要多一分理解,少一些偏見;

對合規穩健平臺需要多一分鼓勵,少一些質疑。

“紅軍不怕遠征難,萬水千山只等閑!”走過了合規之路上重重艱難險阻,這些依舊保持初心的平臺,定會在監管備案落地后,為每一位借款人、出借人交上滿意答卷。



聚宝盆计划app